股权代持纠纷诉讼方案

案件基本情况

1、没头脑与不高兴于2016年5月31日签订股权代持协议书,约定没头脑将其所有的900万元作为上海XX实业有限公司的出资,且将该部分股份委托不高兴代持。2016年12月21日,不高兴在未取得没头脑同意的情形下,将其本人所有的及由其代持的没头脑的股份全部转让给钱XX。

2、本案没头脑的真实目的为将上述资金委托上海XX实业有限公司代为管理,以便将来用于申办典当行,故上述协议第一条注明:“该股金将来用于典当行的申办费用及注册资本”;且在公司盖章处注明“上海XX实业有限公司确认已收到甲方出资款,作为上海XX公司的注册资本,并用于发起设立典当行”。

(一)、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

虽没头脑与不高兴签订上述合同时合同目的存在不一致,但是本案的情形并不适用我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关于合同无效的规定,仅就《合同法》第五十四条关于合同撤销的相关规定可参照适用,即因意思表示不真实而导致合同基于重大误解订立,由此产生合同撤销权,但是撤销权的时效仅为一年,自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计算,上述协议签订于2016年5月31日,时至今日,撤销权已经消灭,无法再行主张,故上述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合同义务。

(二)、没头脑与不高兴之间构成股权代持关系

根据我国《公司法》及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并结合没头脑与不高兴签订的《股权代持协议》,可以认定没头脑与不高兴构成股权代持关系,没头脑为该部分股权的实际出资人,不高兴系该部分股权的名义股东,双方约定由不高兴代持没头脑的股权,不高兴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审慎的履行其作为名义股东的义务,实际出资人没头脑有权对不高兴不适当的受托行为进行监督与纠正,并要求其赔偿因受托不善而造成的实际损失。

(三)、不高兴就其私自转让股权的行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1、依据我国法律规定,不高兴作为名义股东未获得允许私自转让股权,依法应当对实际出资人承担赔偿责任。
我国《公司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名义股东处分股权造成实际出资人损失,实际出资人请求名义股东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据此,不高兴作为名义股东,在未获得允许的情况下私自转让代持股份,给实际出资人造成的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2、不高兴私自转让股权的行为违反了双方合同的约定,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因不高兴的股权转让行为未获得没头脑的书面授权,故其违反了《代持协议》第四条第二款“在未获得甲方书面授权的条件下,乙方不得对其所持有的代持股份及其所有收益进行转让、处分或设置任何形式的担保,也不得实施任何可能损害甲方利益的行为。”的约定,同时该行为也构成不适当履行代持协议约定的义务,根据上述协议第三条第三款:“甲方作为代持股份的实际所有人,有权依据本协议对乙方不适当的受托行为进行监督与纠正,并有权基于本协议以约定要求乙方赔偿因受托不善而给自己造成的实际损失。”,据此,不高兴应当对由此给没头脑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诉讼方案

1、基于上述法律规定及《股权代持协议》的约定,不高兴应当赔偿其私自转让没头脑股权而给没头脑造成的损失,且没头脑的出资金额为900万元人民币,故没头脑有权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不高兴赔偿没头脑的出资金额900万元。

2、《股权转让协议》第八条约定:“…任一方均有权将争议提请乙方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故本案的法院管辖权经约定为不高兴的住所地人民法院。

综上,本案应依法向不高兴住所地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其赔偿没头脑出资额900万元。